联系我们
拖动 最小化 关闭 停靠
书最多
QQ客服 有事您Q我
股民福利群1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日
AM9:00-PM21:00
上涨多 门户 炒股技巧 选股技巧 如何选股 查看内容

老将余广:我选股的四个指标

2020-11-20 03:28| 发布者: 资料分享| 查看: 87| 评论: 0

摘要: 文 |《巴伦周刊》中文版撰稿人 吴海珊编辑 |康娟在中国的基金经理中,余广绝对属于非常稀有的“老将”。他的投资经验已经超过10年。根据Wind数据,在全中国2000多位基金经理中,管理产品10年以上的只有不到100人,占 ...


文 |《巴伦周刊》中文版撰稿人 吴海珊编辑 |康娟

在中国的基金经理中,余广绝对属于非常稀有的“老将”。

他的投资经验已经超过10年。根据Wind数据,在全中国2000多位基金经理中,管理产品10年以上的只有不到100人,占比不到5%,如果不算已经退休和固定收益类基金经理,这一比例将更低。这些基金经理被称为“老将”。

余广就是这不到5%的一员。

余广2005年作为研究员加入景顺长城,2010年5月成为基金经理,至今10年有余。在这10年,他先后管理过6只基金。其中有三只基金已离任,这三只基金的年化回报率分别为10.12%、13.97%、16.57%。2020年5月,他发行了新的基金。

仍持在管理包括2011年成立的核心竞争力A、2014年成立的景顺长城精选蓝筹和2015年成立的景顺长城核心竞争力H,这三基金迄今年化收益率分别为18.45%、14.7%和14.44%。

2020年4月,老将余广时隔6年,发行了新的基金。发行至今2个多月的收益率为14.65%。

他持有CFA。跟许多基金经理不同的是,在进入证券业之间,余广从事了7年的审计工作。加入景顺长城也近16年。

这非常符合他的人设。不仅他工作不常换,他的投资风格、持有的股票也不经常换。甚至他也要求他基金的投资者不能时常更换。他的新基金要求投资者必须持有一年。

完全符合他所说的,“走得快的,最终是比不上走得慢但走得远的”。

最近《巴伦周刊》中文版对他进行了专访,期望对他的投资理念、风格和操作方式进行解读,并为其他投资者提供参考。



以下是经编辑后的专访实录:

《巴伦周刊》中文版:您做了10年权益类基金经理,对于一个基金经理来说,选到合适的股票是非常重要的,每个基金经理都有自己看家本领,看的指标也不尽相同,您之前有讲过您在选股的时候非常看重公司的ROE。您能讲一讲您的看法么?

余广:我是以实业投资者的视角来审视一家公司的,实业投资者对投资是很谨慎的,因为投错了,卖都卖不掉,所以必须看到公司长期的盈利前景才会投资。我最看重的也是公司的长期盈利情况。在长期的视角下,我选股会有一些量化的指标,第一个看的是公司的股东回报率(ROE),这是我的核心指标。

只有一家公司ROE足够高,股东才愿意去投资这家公司;另外,ROE其实也是一个很好的筛选公司的方法,通过ROE的高低可以把一些做的好的、具有竞争优势的公司筛选出来。因为一家公司如果能够获得高ROE,就说明它比同业做得要好,也说明它更具有竞争优势。

其次,通过对ROE进行分解,可以把公司产生高ROE原因找出来,从而理解公司的业务模式,并且展望公司未来ROE的变化,比如它是不是可以在未来也维持在一个比较不错的ROE水平。这也是我们做研究分析的一个很好的工具。

《巴伦周刊》中文版:除了ROE,您还看哪些指标?

余广:我看的第二个指标是公司盈利的稳定性。我希望一家公司的盈利要相对稳定,如果它的盈利波动比较大,有时赚钱,有时不赚钱,那就存在三种可能:

第一、这家公司可能是属于一个偏周期性的行业,周期好的时候就赚钱,周期差的时候就不赚钱。

第二、这家公司的议价能力存在一定问题。比如,当它的成本提升的时候,它的产品的价格不能跟着提升,不能把成本转嫁出去,这就是公司议价能力存在一些问题的表现之一。

第三、如果一家公司的盈利波动很大,对于我们做盈利预测,其实也是有一定的难度。

所以从这一点来看,我觉得公司的盈利稳定性也是很重要的量化指标。

《巴伦周刊》中文版:很多基金经理非常看重现金流这个指标。

余广:我也是很看中现金流的。对于一家公司,它公布出来的盈利,其实是会计上的盈利,如果这种盈利没有现金流的配合,它的盈利质量可能会有问题。

可以这么理解,如果一家公司的增长很快,但是它的增长又没有一个经营性现金流的配合,它的经营增长、盈利增长可能会有水分。

所以,我不仅看公司的经营现金流,我也比较关注公司的自由现金流,一家公司在扩张阶段,或者快速发展阶段,它某些年度出现自由现金流为负,我觉得是比较正常的,也是可以理解的;但是一家公司如果长年累月地自由现金流都是负的话,那么作为股东来讲,我觉得也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,我是不太喜欢的。因为这种类型的公司,常年来看,是没有分红能力的,而且还会经常通过融资、配股来跟股东要钱。所以我对自由现金流也是比较注重。

最后,我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指标就是资产负债表。某种程度来看,我认为资产负债表反映了一家公司的经营结果,如果一家公司做得好,必然就会反映在它健康的资产负债表上,如果没有,就说明它做的其实是不好的。

如果一家公司的资产负债表比较差,负债率很高,用了很高的杠杆,这种类型的公司,它的抗风险能力也是存在问题的。如果出现比较恶劣的情况,这种公司是容易倒掉的。所以我对资产负债表的关注度是比较高的。

我希望,我所投资的公司的资产负债表都比较健康,我投的很多公司,它们的杠杆率、负债率都很低,公司都是净现金的状态,基本上是没有银行借款的。

《巴伦周刊》中文版:您刚刚讲的这些指标都是定量的指标,您还会看一些定性指标么?

余广:从定性标准来看,主要是两点:

第一点是要看公司的业务价值、业务模式,了解、理解并认同一家公司的业务模式是我投资的基础。我认为,一家好的公司,它的业务模式不仅是在今年或者两年内,能给股东带来不错的回报,在未来比较长的时间段内,都可以给股东带来一个不错的回报。只有这样,我才会去长期持有这一家公司。

第二点是看公司的治理结构、管理层能力和诚信水平。如果一家公司的整个治理结构存在比较大的缺陷,公司的管理层不靠谱,这种类型的公司基本上是不碰的。

《巴伦周刊》中文版:您提到这个“靠谱”,让我想起来,您曾经在一些场合提到过投资的价值观。您觉得投资需要价值观么?

余广:这就好比你要和别人搭伙做生意开公司,你当然会很在意合伙人是否靠谱,会不会侵害你的利益。我们投一家公司,作为小股东,更应在意公司治理、管理层的能力和诚信。我们不希望和“坏公司”作伴,不仅是避免踩坑,同时也是希望维护资本市场的价值观,可能无法影响很多其他投资者,但坚持从自己做起。

《巴伦周刊》中文版:提起这个,我们投资不只是要获得收益,还要规避风险,您觉得应该怎么平衡这两者之间的关系呢?

余广:关于风险控制,我的理解分两个层面:

第一个层面是个股层面,我希望进行适当的分散。我的投资组合一般有30支左右的个股,集中度适中,有利于分散风险。

对于前十大重仓股,在我组合的比例一般情况下不超过50%。重仓股的选择上,我会选择确定性比较强、透明度比较高的公司;从流动性上来看,我希望它的流动性较好、市值也比较大。流动性比较差的小股票,我一般也不太愿意买到前十大,因为买到前十大的过程可能也比较艰难,到卖的时候,特别是如果公司出现什么问题,可能不容易卖得出去。同时对重仓股,我一般都有长期的跟踪,会去见公司的高管,跟他们面对面交流,做一些实地调研。

在我看来,如果我们在个股层面把风险控制好,能够挑到优质的公司,不会踩雷的话,那么整体组合的收益风险就都可以控制得比较好。

我的投资风格是买入长期看好的公司,并长期持有,整体换手率是比较低的。

第二个层面是行业层面。我是自下而上的选股策略,虽然形成的行业配置只是选股的一个结果,但是在行业配置层面,我还是希望行业能够适当的分散和均衡。

一般来讲,我在一个行业里面的配置不超过20%,因为在某个行业板块方面,如果配置太重的话,做对的时候当然收益率可观,但是还是要保持一定的谨慎,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有做错的时候,在这种情况下,如果某个板块赌得特别的重,可能对组合冲击也会比较大。

《巴伦周刊》中文版:2020年以来,白酒和医药一直是热门股的,但最近证券银行保险有了一波行情,您怎么看待最近A股这种板块之间的切换波动?

余广:在股票市场,高估板块发生调整,低估板块有估值修复的需求,导致短期市场风格有些变化是很正常的现象。

近年来个股之间出现了较大的分化,出现这种分化最核心的因素是基本面出现了较大分化。随着市场集中度的不断提升,龙头公司的盈利能力也越来越强,助推了龙头公司的股价上涨。

另外,也跟中国经济结构转型有着非常大的关系,以消费升级、产业升级为代表的消费、医药、科技行业,是未来经济长期发展的方向,目前以及未来的景气度较高,这也是市场追捧这类板块的主要原因。

我比较重视公司的长期价值与估值的合理性之间的匹配,让组合的行业配置均衡一些。这也是我调仓的主要逻辑,根据估值与市场状况进行调整,即使是一些长期看好的股票,估值贵了我也会主动减仓。

《巴伦周刊》中文版:您觉得在当前这种市场环境下,从板块来看,应该怎么配置更为合理?

余广:从长期角度来看,消费和科技,还是比较重要的方向。

大消费和科技容易出一些大市值的公司。美国大市值的公司基本上也都是大消费股或者科技股。前十大市值的公司里面,科技股占比较大。中国未来也会出一些很大型的消费股公司和科技股公司。

相较于挑选行业,我更加重视精选个股。正如上面所说,消费、医药、科技代表了未来国内经济发展的方向,因此依然是组合的重配行业。

总的来说,是要在行业中选择估值相对合理、公司盈利增长性较强的公司。

《巴伦周刊》中文版:投资者都热衷于一种能够穿越牛熊,保持盈利的策略,在当前这种市场环境下,您在投资策略方面,是否跟之前会有所不同?

余广:无论在什么市场阶段,我的投资风格都会保持稳定,投资理念不会发生变化。

随着国内资本市场日趋成熟,价值投资已经成为机构投资者的主流方式,跟外资已经比较接近。

景顺长城的投资理念是“宁取细水长流,不要惊涛裂岸”,即遵循基本面投资,不博取短期业绩,不追风口,不炒题材,以中长期视角投资真正的优质公司,追求中长期回报。这是景顺长城成立之初就确定的投资理念,当年是受到了外方股东的影响,该理念已经践行多年,目前国内多数基金公司都已经奉行长期投资的理念了。

《巴伦周刊》中文版:确实长期投资的理念在基金中已是主流理念,但是理念和操作是两回事,股市是一个十分考验人性的市场,在看到别的股票大涨,自己持股稳如泰山的时候,要靠什么坚守自己的选择?

余广:市场风格的变化反映的是市场的情绪,经常会变化,但是一家好公司的基本面并不会说变就变,如果一家公司的盈利能实现长期持续的增长,长期的股价表现往往是惊人的。

从这个角度看,把握企业基本面比跟随市场情绪,确定性要高得多。因此,我在投资上选择淡化市场的波动,长期持有优质个股。

以我的经验来看,择时对组合的收益贡献不稳定,择时做对的概率大概五五开,时对时错。这么多年来我在交易层面上,基本上是负贡献。其实不仅是我,我相信多数基金经理的情况也是如此,擅长择时的只有少数,我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放在选股和组合管理方面,不会被市场风格所影响。

《巴伦周刊》中文版:您在进入证券行业之前做过很长时间的审计,为什么会对投资感兴趣?您觉得要做一个能获得持续收益的基金经理,需要具备一些什么品质呢?

余广:我做了7年的审计工作,负责多家上市公司的审计,对上市公司的运作和财务情况有一定的了解,继而对投资产生了兴趣。

我还做过研究员,覆盖过很多行业,包括银行、机械、家电、汽车、钢铁、建材、纺织服装、农林牧渔等,这一经历对自己选股框架的完善有很大的帮助。选股的思路和角度是在研究和投资实践中不断优化的。

要做一个能够获得长期受益的基金经理,要坚持自己的投资风格和理念,追求长期的持续的投资回报,不急功近利,长久赚钱要比赚快钱更重要、更来得扎实。很多时候,走得快的,最终是比不上走得慢但走得远的。



听说公众号平台改变了推送规则,
得到的“在看”越多,文章在信息流中越靠前。 为了更好的相遇,奖励小巴一个大拇指吧!也欢迎将本号设为星标★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